亚游集团官方网_生活节奏尽在掌握

在《我的世界》大热的当下 教育游戏能否迸发出

2016-10-20 13:32:04来源:界面编辑:评论(0)

   在《我的世界》里,玩家可以建造出自己的梦想,实现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这对于一款沙盒创造类游戏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成功。但是,能否给教育游戏开发者带来一些新的灵感?面对教育游戏现今存在的各种问题,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很多面向教育类的游戏都很糟糕,枯燥的识字卡式设计,无穷无尽的炒冷饭。但仍然有一些优秀的游戏针对课堂乃至学习环境进行了针对性设计。对于教育游戏的刻板印象,这也使得教育游戏的发展停滞不前。主流游戏的开发者以及玩家,当然还有一些对游戏不感兴趣的教育工作者,都希望能够改进教育游戏。但他们很少解决问题的根源。实际上,教育游戏的形式远比想象的更为多样。了解这些它们,或许能够让我们在未来能够创造出更优秀的教育游戏。

改变视角

   Filament Games的游戏和其他一系列游戏一起,获得了史密森尼学会颁发的奖项。Filament Game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创意官丹·诺顿(Dan Norton)说到:“我们十多年前创立公司之时,大家都还在担心游戏是否会浪费人们的时间,或者会摧毁教育。“

   如今一切已经转变,不过像Filament或是《模拟城市教育版》的开发团队GlassLab Games,或者《坎巴拉太空计划教育版》的开发团队觉得从游戏向教育的转化仍然漫长。“我会说现在真正的问题是,很多学校和老师都会觉得游戏只起的是‘激励’的作用”诺顿提到。学生在真正进入到“学习”的部分之前都会很有兴趣,然而愈到后面学生的活跃度就愈低了。

   “我认为这是对课堂空间极大的浪费。”Strange Loop Games的创意总监约翰·克拉耶夫斯基(John Krajewski)说道:“毕竟说到底,这只是游戏设计人员的一厢情愿。”

   游戏本身能够以一种更富互动性以及有机的方式来传达事物的运作原理以及相互关系。诺顿说:“我认为游戏的真正价值是提供一个中性的空间,能够让你扮演某一个角色。”《模拟城市》、《文明》、《Eco》这样的游戏都能够让学生去扮演一个体系中的关键角色,让他们理解,学习到新的知识。

   如何开发有价值的教育游戏,需要将“游戏能传递重点知识吗?”逐渐向“好的教育游戏和不好的教育游戏相差在哪里?”以及“什么使得一个游戏在这里成功,却在那里失败?”来思考。

你为什么不问问谷歌呢?

   在环保主题游戏《Eco》中,Strange Loop Games在教育游戏里提供了足够的自由度,克拉耶夫斯基表示,他们团队希望《Eco》能够呈现创造环境的价值。他认为现有的教育系统——当下的教育游戏尽力去延伸以契合的系统——是基于“知识”构筑的,克拉耶夫斯基认为这已经过时了,“你可以通过谷歌来获取你所需要的各种知识。”

   克拉耶夫斯基说,教育应当是关于创造,向人们展示如何使用现有知识,以及为何知识如此有用。“我认为在学校里常常丢掉了某些东西,比如我回想起我的数学课程:方程、二次式、符号,你把东西加起来然后按照规则解出答案。谁都可以做,但最终整个班上的人还是讨厌数学。”克拉耶夫斯基认为讨厌数学因为他们没有系统性的概念,也没有了解到兴趣。糟糕的是,延续这种思路制作的游戏,对学习也有着类似的负面效果。“我们需要更注重培养合作、交往的内容。”《Eco》便是这样一款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的游戏。

上一篇:G联赛16强晋级赛 44002比0击败CG
下一篇:天天酷跑新版坐骑及人物所需等级与金币公布